太需要真港商与“假港商”神话 [复制链接]查看:3654回复:0

1#
化名“郑泽”的“假港商”王细牛,在2001年至2007年间,打着建设银川和呼和浩特CBD的旗号,将两地政府高官忽悠的晕头转向,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骗走17.58亿巨资,而当地政府不得不收拾这个烂摊子。可笑的是,王细牛只是一个小学文化的木匠,而其所谓的香港进影集团也不过是一家1万元港币注册的三无公司(无办公场所,无资金,无工作人员)。       这真是一个奇迹!一个并没有多大技术含量的骗局,一个很容易就可以戳穿的骗子,在中国国内哪怕就算是个港商,以现在的技术条件,也可以很轻易弄清楚他的来路资料底细,可两地政府官员横跨六年时间,没有人这么做,没人去怀疑,他们竟然无条件的相信了这个假港商,这难道不是神话吗?       正是因为官员们信了,所以这个骗子才可以靠着政府的信用和许可,去干很多事情,比如说所谓的CBD工程所需要的手续都一路绿灯;比如说为了替这个呼和浩特的CBD让路,连呼市公安局11层的大楼都迅速引爆了;比如说他可以因此而迅速的从银行贷来巨款;比如说他能靠此向两地的市民公然的集资了···倘若这个骗子还真有点经营能力,能够将两座CBD运作起来,那两地政府和集资民众谁又还会去追究呢?这会不会将是更大的神话呢?       他们为什么信了?这首先是一个简单心理学的问题。这让我想起八九十年代一个常见的骗局,一些人冒称北京来的高干子弟,然后去地方省市,吃喝玩乐收钱收礼不算还受尽地方官员的尊崇,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这些人可以到上面跑项目,而地方官员又实在太需要这样的人帮他们跑项目,否则的话,就在跑项目中落后人一等了。于是,骗子竟能将一干地方官员玩弄于鼓掌之间。       银川和呼市两地一些官员的心态何尝不是这样呢?他们太需要郑泽这样的港商了。这些地处西部大开发所在的省份,尽管国家也逐渐开始进行了政策倾斜,资金扶持,然而,相比东部和沿海,对资本的吸引力乏善可陈。此情此景,他们能干什么呢?他们还有手中的权力,于是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,集中行政资源,为资本大开绿灯,让其享受“超国民”待遇,以此获得资本青睐,吸引投资(这在西部以及其他一些落后省市不是司空见惯的场景吗)!如此,他们方可扩大投资,提升GDP,当然,当然也不必讳言,那些高楼大夏,那些政绩工程,更事关他们的政绩他们的仕途。他们太需要这些“真港商”了,几乎是有求必应了,如此,他们岂还会去怀疑,去查明对方的真假底细呢,这难道不是一种很基本简单的心理反应嘛?       当然,这种基本简单的心理反应,正体现出这些权力者是何其缺乏智慧。无论如何,以手中权力,集中行政资源,甚至牺牲一部分的社会公平等手段获取资本青睐,是很大的代价,更何况还有银行贷款,社会集资等真金白银,总成本就更高额了。如此前提下,一个有智慧的权力应该具有起码的风险意识,要确保这个高成本的投入能够获得收益,即便是自己再需要这些“真港商”,“真投资”,倘若无法进行严格的鉴别,进行有效的风险监管,只可能让治下土地沦为骗子和冒险家的天堂,那么,郑泽似的闹剧(更是悲剧)还将层出不穷。
分享 转发